△被全家性侵案示意图 律师付建供图

被全家性侵案女孩姑姑不恨她 叔叔哥哥提国家赔偿

  原标题:姑姑称不恨她 叔叔和哥哥已提国家赔偿

  现代快报讯1月30日,有媒体报道,2008年10月,14岁女孩汤兰兰(化名)向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龙镇警方举报,自称遭父亲、爷爷、叔叔、姑父、老师、村主任、村邻等10多人强奸、轮奸,且持续7年之久。当时,共有16人被抓,包括其父母在内的11人获刑,罪涉强奸罪、嫖宿幼女罪,其父母还被判强迫卖淫罪。在案发后的10年间,涉案家庭连年申诉,但始终未得到满意答复。时至今日,获刑者中已有5人刑满出狱 ,当年这场令人震惊的案件也再度被人提起。1月31日,汤兰兰的姑姑、因此案正在服刑的刘长海的妻子汤玉梅接受了现代快报记者的采访。

△被全家性侵案示意图 律师付建供图
△被全家性侵案示意图 律师付建供图

  据报道,事发时,汤兰兰的父母等8名亲属被警方带走。被拘45天后,她爷爷在看守所内死亡,尸检鉴定书中的案情摘要载明,他大量吐血,送医抢救无效。随后,她奶奶被取保候审,而她小叔、表哥在被羁押320天后,转为监视居住。一审判决下达时,11名被告人曾集体上诉,他们均否认全部犯罪事实,但二审法院维持了原判。汤玉梅是汤兰兰的亲姑姑,10年前,正是侄女的举报导致丈夫刘长海被抓,至今还在监狱服刑。那一年,汤玉梅37岁,家里有个11岁的女儿和18个月大的儿子。尽管刘长海最终被判了刑,但汤玉梅坚信他是被冤枉的,10年来也一直奔走在“洗冤”路上。

  在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汤玉梅说她并不恨汤兰兰,“说一点不生气那是假的,但是要说恨,我真恨不起来。”在她看来,汤兰兰也是受害者。

  去年夏天,为了寻求帮助,汤玉梅找到了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建,向他陈述了案件情况,并提供了相关材料。付建发现这起案子确实存在瑕疵,便决定免费帮他们申诉。

  付建向现代快报记者介绍,该案共有11人被判刑,4人监视居住,1人在看守所死亡,目前刑满出狱的有万秀玲(汤兰兰的妈妈)、于东军、刘万有、陈春付,徐俊生。

  付建介绍说,该案疑点比较多,两份B超检验单子,相同时间、相同医院、相同医生,但检验结果却不同。汤兰兰的陈述不符合常理,她当时是一个未成年的女孩子,报案陈述材料中描述的时间、地点、环境与事实不符。该案也没有能证明犯罪的体液毛发等鉴定材料,以及现场确认等。“根据法律规定,不能证明被告人有罪的,只能作出对被告人有利的判决。女孩的姑父刘长海,服刑至今拒不认罪,拒不减刑,将自己在监狱中干活挣得的公分分给别人,而且一直坚持申诉,这在客观证实了刘长海对法院判决不认可。这个案子的一些人已经刑满出狱,也仍在申诉。”

  付建告诉现代快报记者,丁福及汤继彬两名监视居住人员,目前已提起国家赔偿。


  汤兰兰的姑姑汤玉梅:我相信他们是冤枉的

  现代快报:汤兰兰和家里的关系怎样?

  汤玉梅:我是汤兰兰的亲姑姑,在那之前,一家人都蛮好的,汤兰兰也很正常。我们村比较偏僻,在山里,没有英语老师。她爹妈就送她去龙镇读初中。

  现代快报:汤兰兰现在在哪了?

  汤玉梅:案发后,汤兰兰的监护权被转到妇联了,我去公安局找过,问他们监护权为什么给妇联,因为我是孩子的姑姑。当时办案人说,“因为你家人是涉案人,孩子放在你家根本就不安全,你不能做孩子监护人。”现在她究竟在哪,我们也不知道。

  现代快报:审判过程中,汤兰兰有没有出庭?

  汤玉梅:她一直都没有出现过,我们倒是希望她能出来说句实话。法官说她还未成年,有隐私,不能出庭。

  现代快报:当时抓了16个人,一共11个人被判刑,是这样吧?

  汤玉梅:孩子报案时说是16个人,之后这16个人就全被抓了。孩子的爷爷被抓45天后,死在看守所了 。没有起诉的还有我弟弟汤继彬,还有孩子的表哥丁福,两个人被抓9个多月,后来被以监视居住的名义放出来了。还有一个电工,也是监视居住。我母亲也就是汤兰兰的奶奶,后来被取保候审放出来了。

  现代快报:你怎么看待他们被抓?

  汤玉梅:我丈夫刘长海被抓走时,家里有个18个月大的儿子和11岁的女儿,汤兰兰还有个4岁大的弟弟,我也要照顾。他们被抓进去了,但外面人还要活。我相信他们是冤枉的,如果他们真干了那事,别说判个10年,就算20年30年也是活该,我更不会为牲口去四处奔波。

  这十年来,只要有空,我就到处跑,不管什么部门,都去。我还专门买了法律书来看。但一直都没有什么结果,有一年过年,我非常绝望,等孩子们都睡着了,我一个人跪在门口磕头,求老天爷能开开眼。后来想想,那时候实在太傻了。现在女儿已经上大学了,儿子也11岁了。

  现代快报:邻居怎么评价这件事?

  汤玉梅:村里人都觉得我们是被冤枉的,不光我们村,就整个兴安镇,你们可以过去随机走访一下,只要知道我们这个事情的,没有一个不替我们喊冤的。如果真干出这种事情,村里人肯定会咬牙切齿地骂我们 。

  现代快报:你有哪些疑惑?

  汤玉梅:一共是8起案件,她(汤兰兰)对每一个案件的描述几乎都是相似的。比如说,她说被我哥也就是她爸强奸的时候,她妈妈看到了没管;又说被爷爷强奸时,奶奶看到了没管;表哥丁福强奸她,丁福妈妈看到了不管;说被我丈夫强奸的时候,我女儿看到了没管。8个案件基本上都是这个套路说的,除了人 员不同,但内容没有太大变动。不管讲给谁听,也说不过去啊。

  现代快报:你恨汤兰兰吗?

  汤玉梅:一开始听说这个事情,我真的非常生气。后来冷静下来想想,孩子那时候还小,她也是无辜的。我们怀疑她是受人指使的。当然说一点不生气那是假的,但是要说恨,我真恨不起来。不管怎么样,孩子都是受害者。

  来源:现代快报

责任编辑:张义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