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季] 何昊川:心系祖国大西北的少年郎

【编者按】挥手道珍重,昂首笑骄阳。仲夏时节,又一批风华正茂的贸大学子即将离开惠园,向着人生下一个目标前行。六月,是一段旅程的结点,亦为编织梦想的开端。毕业生们自贸大汲取养分,也将身携母校的祝愿,做出无愧于此的道路选择,演绎永不后悔的青春欢歌。为展示优秀毕业生风采,激励更多贸大学子力争上游,宣传部与就业创业指导中心特别推出“2018毕业季专访”专题。敬请关注!(文 黄艾琪) 何昊川:心系祖国大西北的少年郎  记者: 祝晨玥  何昊川,国际经济贸易学院2016级金融学专业研究生。本科和硕士期间积极参加各种公益志愿者活动,创办“书籍流通”社团。2015年3月,自发收集并向贵州红十字会捐献书籍3000余本。现已被国家开发银行宁夏回族自治区分行录用。 来自甘肃的何昊川,一身休闲打扮,微笑着与记者打招呼。“这么正式啊,我其实也没有多么出色的履历。”与想象中西北汉子的粗犷不同,何昊川讲起话来不急不缓,甚至有一点邻家男孩的羞涩。 走一条“书籍流通”的公益之路 2015年3月,何昊川与朋友成立了“书籍流通社团”,用来进行二手书交换、解决旧书回收与转手的问题。该社团名义上是社团,实际上却是只有两个人的“小组织”。因为还未进行审批,回收来的大量图书没有专门存放的地方。宿管阿姨注意到两个小伙子的行为,主动帮助他们找到了一个闲置空间放书。“刚开始是真的累啊,那么多的书只能用皮箱装着往楼上搬,然后再分类整理。每天差不多得干到凌晨一两点。”回忆起社团创立之初的“挫折”,何昊川一边笑着一边连连感叹。 社团创立之初知名度低,基本收不到书,所以何昊川和他的朋友前前后后各自垫付了两千多元的“收书费”才收集到几百册旧书。而如何转出又是一个大问题。“我想到租一辆电动三轮,上面印上社团的服务内容和二维码联系方式,方便扩大社团知名度和上门取书、运书。”同时,他和他的朋友也在校门口“摆旧书摊”,并与旁边卖水果的大爷大妈关系渐渐熟络。在得知大爷大妈的儿子准备出国留学时,更将一套新收到的雅思托福书送给他们。 当前期投入的两千多元回本之后,何昊川将自己的社团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公益社团,放书的那间小房子变成了一个藏书丰富的“小型图书馆”。审批流程很快走完,社团拥有了自己单独的一间办公室。越来越多的图书流向这里,越来越多的人因此受益…… 之后,何昊川和他的同学将三千多册图书(其中也包括相当部分的儿童读物)捐给贵州红十字会,将爱心继续传递。 行一件反哺家乡的良善之事 何昊川的老家在西北农村,每当从北京返回家乡的时候,心灵总是受到巨大的触动。“我其实每次回去都挺为家乡的变化感到高兴的,但同时你也能感受到巨大的差距。”何昊川喜欢打篮球,但老家连一个像样的室内篮球场地都找不到,而北京不仅场馆多,价格也便宜。“医疗设施就更不说了。大家有个病什么的都得往西安这些大城市跑。”而昂贵的医药费和交通费用却时常让这些人望而却步。“这都是社会发展不均衡、不充分的结果。”何昊川总结道。 聊到这里,记者似乎知道他为什么放弃北京和上海的工作机会、选择前往国家开发银行宁夏回族自治区分行工作。按何昊川的话说,他不过就是“想为那里的人做点什么”,但事实远非如此简单。国开行与其他商业银行不同,它以“增强国力、改善民生”为理念,人员编制精简,基础设施和基础产业的投资力度大,并将自身的发展与国家的战略、人民的利益紧密联系在一起。在国开行任职期间,职员还会被派去贫困县挂职书记,历练一番。这些都是何昊川所看重的。在被问到“为什么选择去偏远的宁夏且薪资不算很高的国开行工作”时,何昊川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答道:“去国开行不能站在经济角度看,而国开行本身也不符合经济学中理性人的假设。去那里工作往大里说就是‘反哺西北’吧。”也许,只有从真正从西北走出来的人才知道西北最需要什么。 当谈到他的兴趣爱好,何昊川略带自豪地说“我去年得到了研究生篮球比赛的冠军。”在何昊川看来,打篮球帮助中学的他走出“叛逆”的困境并使自己的个性变得阳光。这不仅是释放压力的过程更是结交朋友的过程。 在进行这次采访前,何昊川刚进行完国家开发银行宁夏回族自治区分行为期四十五天的实习。转眼即将毕业的他,即将走向“心之所向”的远方,并将沿途走得光芒万丈。